液压机械设备厂家 欢迎您!
冷藏车
营销QQ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动态 > 赵景光:发展新能源汽车要走出两大误区

赵景光:发展新能源汽车要走出两大误区

2018-05-29 冷藏车

    记者:您好,您现在不仅担任北汽福田党委副书记,也是北京新能源汽车产业联盟的秘书长,您认为北京新能源汽车产业联盟成立以后,对联盟里的各个成员,包括北汽福田,在新能源方面的发展起到了什么样的作用?

    赵景光:北京新能源汽车产业联盟是中国的第一个新能源汽车产业方面的联盟。当时成立这个联盟的背景是在08年12月份,科技部的万钢部长和北京市的郭金龙市长为北汽福田授牌为“北京新能源汽车产业基地”,这个基地是全国唯一一个新能源汽车设计制造的基地,之后,我们在这个基础上,成立了新能源设计和新能源制造两个中心。在这之后,我们的新能源制造基地吸引了很多国内外感兴趣的企业。

北汽福田党委副书记、北京新能源汽车产业联盟秘书长赵景光

    在这种情况下,北京市领导希望发挥北京的整体优势,提出了一个产业集群的概念。当时的北京市委常委赵宏同,他兼任海淀区的书记,中关村科技园区的书记,提议我们联合中关村和零部件企业,在政府的促进下,成立一个联盟。在这之后,北京的高校,包括北京理工大学,清华大学,北京大学等多所高校和科研院所都参加了。北京的零部件企业和北京公交、祥龙公交等多家企业也加入了这个联盟。

    我们成立这个联盟,叫做五位一体,就是官、产、学、研、用之间在新能源汽车产业方面相互促进。虽然北京新能源汽车产业联盟成立的过程是政府推动的,但是联盟的成立并不是政府主导的,而是企业界需要一个联盟来整合优势资源,共同促进新能源产业联盟的发展。最初,我们北京新能源汽车产业联盟是由十几家企业倡议成立,但成立之后,联盟的成员远远超过了十几家这个数目。

    我们和其他新能源产业联盟最大的区别在于我们是一个经过注册的协会,在这个基础上,我们成立了专家委员会,有四个首席专家,包括陈玄士,孙宏春和我们研究院的两个院长。专家委员会下面设了七个专家组,包括管理系统,电控系统,驱动系统等,为新能源汽车的技术研发提供了专业的研发团队。

    我认为,北京新能源汽车产业联盟起到的作用,包括几个方面:第一,它是一个时代的产物,如果没有国家对新能源汽车的大力支持,没有全社会的热情,没有这个形势以及环境压力,就不会有这个联盟,应该说是诸多的因素才促成了这个联盟的成立;第二,北京新能源汽车产业联盟成立的初衷就是集成创新和各方资源来发展新能源产业;第三,我们这个联盟搭建了一个平台。首先,这是一个研发平台,我们的研究院是国家级的研究院,是对联盟内部开放的。其次,这是企业和政府之间沟通的渠道和桥梁。

    目前,我们联盟成员之间的合作非常密切,我们会组织联盟成员一起讨论新能源汽车的前沿技术,亟待解决的问题,做一些专题研讨和技术解决攻关。作为北京新能源汽车产业联盟的秘书长,我希望联盟为成员多做实事,让联盟之间互相资源共享,取长补短,共同开发,实现一个多赢的局面。这样有几个好处:第一,大家用的都是最好的技术;第二,缩短研发周期;第三,保持独有的知识产权,从品牌上保护技术资源;第四,转移成本压力。

    对产业联盟内的成员来说,产品开发出来以后,开发商就是供应商。谁开发谁供货,谁能独家开发就能独家供货。在新能源汽车开发方面,我们通过联盟这种方式来开发产品。比如我们目前正在开发的公交车和环卫车,是北京理工大学和北汽福田联合开发的。另外,在电池技术方面,联盟内的电池生产企业和电芯生产企业可以为其他新能源汽车开发企业供货,大家可以经常交流沟通,更有利于企业之间的合作。

    我们北京新能源汽车产业联盟也经常和其他新能源汽车产业联盟交流合作。我们的联盟有自己的刊物,其中“北京新能源汽车产业联盟”是何光远题的词,现在是双月刊,已经出了六期了。并且我们每年都有预算,目前是由福田来进行预算的。

    记者:北汽福田在这个联盟中扮演什么角色?对目前北京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发展起到了怎样的作用?

    赵景光:在北京新能源汽车产业联盟中,北汽是核心,福田是整车厂。北京汽车的董事长就是联盟的董事长,福田的董事长是联盟的常务副理事长,我是联盟的秘书长。

    我们今年有不少的开发成果,我们开发了两吨电动车、8吨电动车,16吨电动环卫车。在出租车方面,批量生产了50台纯电动出租车,很快就可以提供给北京市出租车集团,之后会在延庆试点运行。

    到目前为止,在中国所有的新能源汽车企业中,福田是市场化程度最高的。在市场上,运营的福田新能源车是最多的,销售量也是最多的。因为我们福田汽车是最早开始批量生产新能源汽车的,在国家没有补贴政策之前,我们就开始批量生产了,而且生产的汽车都是属于个人购买的。在这个方面,我有一个重要的观点:新能源汽车能不能发展,关键是全社会的认可程度。

    只依靠政府补贴,在短期内是可以的,如果长此以往是不可行的。比如说北京三万辆公交车,一辆补50万、60万,政府补得起吗?在这方面,我们福田汽车的经验证明,在发展新能源汽车方面,即使没有政府补贴也是可以发展起来的,只是可能艰难一点,整个产业发展慢一点。我们也在为台湾生产新能源公交车,之前卖给了台湾75台,今年又卖了75台,都是按正常市场价格卖出去的,而且运营的相当好。我认为,新能源汽车只要在北京能运营好,在全球都能运营好。因为北京堵车最严重,对汽车的安全可靠性要求也最高。

    记者:北汽福田未来在新能源战略上有没有什么规划调整?

    赵景光:新能源是福田汽车的战略性业务,是长远的发展规划。我们福田未来生产的所有车型,都会根据不同情况采取不同的新能源方案。比如说几十吨的重型卡车,我们可能会采用混合动力。在开发客车,特别是公交车的新能源技术方面,会以电动车为主。

    目前,我们在广州新建了一个新能源汽车的工厂,已经开工建设,明年就竣工投产了。另一方面,传统能源汽车的节能减排也是一个非常迫切的问题,和新能源汽车的开发要二者兼顾。我担心未来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发展又回到中国汽车工业发展的旧模式上,所有企业都盲目进入这个市场,之后逐渐淘汰整合,就会导致市场混乱和低端竞争,过度消耗资源。

    记者:目前,十二五规划也把新能源作为重点扶持的一个方面,您认为应该如何抓住这个机遇,把北京新能源汽车产业联盟做大做强?

    赵景光:我们在十二五期间,整车产量要提高20%,但是要实现这个目标还是有一定难度的。要完成这个目标,一方面要发展新能源公交车和小型多功能车;另一方面要积极出口新能源车。目前,除了台湾以外,福田新能源公交车已经在美国、英国、波兰、泰国等多个国家开始试运营,由于目前大多数国家都已经达到欧五排放标准,而国内的发动机还达不到欧五排放标准,只能采购国外的发动机。

    目前,我们还是从公交车、环卫车和出租车开始作为新能源车的重点。我们主要是考虑到几个方面的原因:第一,城市环境压力大,汽车尾气污染基本上占城市空气污染来源的60%到70%;第二个,新能源公共交通系统有利于提升政府形象;第三,对于大城市来说,社会配套基础设施建设容易集中,政府财政状况也比较好,对新能源公共交通系统的支持比较有力。根据我们的统计,新能源汽车,尤其是纯电动车,在全国的运营情况非常不好,而相比之下,混合动力车的使用状况比较好。

    所以在这个阶段,我认为有两个误区。第一个误区是,目前我们大力推进新能源汽车电动化而排斥其他技术,我不赞同这种方案。我认为,现阶段发展电动汽车只适合在少数城市运营,不可能大范围普及,所以这个产业至少在十年之内不可能产业化。首先,电动车的成本在十年之内不可能有明显的下降。

    这是最大的制约因素,因为要形成一个大产业,必须是以个人消费主导。其次,电动车的提速技术和充电设施在短期内无法完善。所以如果只支持电动车这种单一的技术路线,而排斥其他的技术路线,那么新能源汽车在十年之后也不可能实现产业化。所以,我认为要根据不同的发展阶段推广不同的新能源技术。比如在现阶段,就应该主攻混合动力技术。

    第二个误区就是片面强调自主研发。强调自主研发是对的,但是如果把自主创新、自主品牌和自主知识产权这些问题都绝对化,就会阻碍这个产业的发展。我认为中国的新能源汽车和国外的新能源并不在一个起点上,如果盲目的骄傲乐观,只会加大我们与国外的差距。比如,我们国内没有企业能生产符合质量标准的电池隔膜,只能做单体,隔膜还需要完全进口。目前,我认为这是个巨大的机遇,如果抓不住这个机遇,就会导致传统汽车和新能源汽车都处于落后地位。

    如果我们的新能源汽车产业只依靠政府来加大力度扶持,只会造成资源浪费。如果整个市场都强调自主开发,排斥外来技术,就会加剧市场的混乱。因为汽车更多是一种应用技术,所以,有先进的技术为什么不用呢?为什么不集成创新呢?日本人把这种情况称为逆向工程。日本的汽车产业是非常领先的,我们在发展新能源汽车产业的时候应该向那些拥有先进技术的企业借鉴学习。